台湾大陆委员会前副主席:大陆“梧桐”的可能性正在减少
2019-11-22

    台湾大陆委员会前副主席:大陆“梧桐”的可能性正在减少

    [环球时报记者吴伟]台湾蔡英文当局上台,两岸关系急剧恶化。“梧桐”和“2020年统一时间表”成为海峡两岸关系中流行的术语。今年以来,所谓“时间表”和2019年台湾海峡局势越来越受到大陆军舰、战机、美国军舰三次通过台湾海峡、民主进步党“九位一体”选举的失败的关注。《环球时报》近日就相关问题采访了台湾中华文化大学社会科学院长、原大陆委员会副主席赵建民。赵建民既具有两岸关系的实践经验,又对相关领域有深入的学术研究。他认为,未来两岸“和平统一”的可能性较大,而“梧桐”的可能性较小。

    在过去的40年里,双方可分为三个阶段。

    环球时报:今年,中国大陆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,1979年1月1日出版了《致台湾同胞的信》。你认为过去40年两岸关系的变化如何?

    赵建民:40年来,两岸关系经历了起伏,但基本上是朝着更加开放、更加密切的交流方向发展。我认为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:1979年“同胞到台湾”的第一阶段是改变以往两岸对抗的模式。中国大陆已开始采取和平统一的政策,这与以往的非和平统一政策大不相同,并开始与台湾进行交流和建议。在此期间,另一个关键点是,1987年,江景国决定开放退伍军人到大陆探亲,两岸民事交流正式开始。20世纪90年代,双方民间经贸交流蓬勃发展。第二阶段始于1993年的新加坡,是双方的第一次历史性接触。此前,虽然大陆采取了“和平统一”的政策,但双方基本上是面对面的。1993年的会议意味着双方在公共权力的支持下开始谈判和解决问题,这无疑是一个里程碑。第三阶段是马英九2008年上台后两岸交流的完全解冻。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和平发展的实际情况。从2008年到2016年,马英九下台后,签署了21项协议,达成了两个共识,都是前所未有的。我个人认为,两岸关系第一次和平交流和发展具有重大历史意义。关键年份之一是2005年,当连战带领刚刚去世的江平坤先生来到北京,与大陆共同发表《海峡两岸和平发展共同愿景》,稳定了当时双方的严峻局势。

    《环球时报》:你认为过去40年中两岸关系发展最好的一年是哪一年?最糟糕的一年是哪一年?

    赵建民:最好的事情自然是在2008-2016年马英九掌权的时候。严格地说,这一阶段并没有完全延长到2016年,因为2014年3月台湾发生的“向日葵事件”不仅导致双方在服务贸易协定谈判中缺乏“一脚踏进大门”,而且导致两岸贸易协定未能签署,从而中断了两岸贸易。谈判。当然,交流高峰是在2015年11月7日,双方领导人在新加坡举行了历史性的会议。当时,作为台湾大陆委员会副主席,我直接参与了几次协商的规划。我也意识到,这一时期,两岸民间交流不仅升温,两岸关系也首次由两岸单方面的交流——台湾人单方面在大陆从事商业活动或旅游,台湾资金单方面出口到大陆——发展到2009年以后的双向交流。1979年《国友记》提到的“三通”于2009年成功完成两岸直飞。两岸航班数量从2016年的每周200次左右增加到2016年的800次,使两岸的商务和旅游更加便利。

    当然,两岸关系的起伏现在又进入了低潮。我个人认为,最糟糕的情况应该是陈水扁统治时期。他出台了一系列政策,包括所谓的“名正言顺的公投”和“联合公共投资”。当然,大多数台湾人不让他做他想做的事,但是对台湾海峡两岸的影响是前所未有的,这直接导致了2005年中国大陆反分裂国家法的颁布。因此,我认为,2002-2005年可以说是两岸关系40年来最紧张、最危险的时期。

    《环球时报》:你刚才提到两岸关系正在进入另一次低迷。有什么表现?

    赵建民:2016年以前,第一阶段是全面的民间交流。现在,台湾和中国大陆的交流并没有放缓,但是大陆游客到台湾的人数急剧减少。这意味着双方民间交往已经萎缩,并逐渐恢复到单向交往不平衡的状态。第二层和第三层是制度化的谈判管道与公共权力之间的顺利联系。如大陆委员会官员与台湾办事处官员定期会晤等,可以说,当时,从官方到私人到半官方的交流相当热烈,这当然增强了双方的相互信任,而且在过去70年里出现了唯一的“和平文化”。海峡两岸的人们可以互相欣赏。大陆已经开始欣赏台湾的多元价值观。台湾也可以欣赏某些东西的保护,如风俗习惯,或大陆经济发展的成功,或大陆的江海,而不是互相批评。

    然而,2016年之后,民间交流急剧萎缩,官员们不可能再次见面。准官方的SEF和SEA也停止了沟通。自2016年以来,两岸的司法合作已经停止,令人遗憾的是,对威胁海峡两岸人民人身和财产的犯罪行为,没有有效的打击办法。最严重的是两岸人民相互欣赏的和平文化。现在它正朝着对抗的方向发展,网民的心情非常紧张。

    美国参与台湾海峡的程度是不可预测的。

    环球时报:台湾所谓的“外交关系”正在逐年减少。蔡的英国当局总是归咎于“镇压”大陆。你怎么理解这个?

    赵建民:两岸实力不对称,台湾的“国际空间”相对狭窄。马英九执政时对“外交停战”有默契,八年间,台湾只失去了一个“外交国”,非洲当时(即刻)没有与大陆建立外交关系。双方比较友好,在国际舞台上找到了暂时避免冲突的方式。当然,这种模式必须建立在两岸政治互信的基础上。否则,国际对抗将卷土重来。由于实力悬殊,台湾肯定会遭受损失。当然,台湾人民不会满意,两岸关系也会受到影响。因此,在这个问题上,我认为台湾海峡两岸仍然需要找到解决办法。台湾执政党应该明白,两岸必须找到一种沟通方式,对抗不是途径。

    环球时报:2018年,大陆军舰开始定期巡航台湾海峡,美国军舰也三次通过台湾海峡。你如何解释来自大陆和美国的政治信号?

    赵建民:可以理解,可以预见,两个大国在国际舞台上的竞争越来越激烈,但是比预期的要早。现在贸易战正在肆虐,大陆和美国是否能够在未来三个月内找到解决办法还有待观察。当然,双方在军事领域,特别是在南海问题上的对抗也是十分明显的,这直接导致了“做什么”的问题。我同许多台湾学者一样,认为台湾作为弱国,不应直接介入两个大国之间的斗争。台湾选择任何一方都不好。台湾当务之急是寻求两岸和平共处的途径,避免因失误而造成突发性紧急情况。目前,由于两岸关系的不平衡,一些台湾人有更多的想象空间留给美国,有更多的操作空间留给美国。

    环球时报:特朗普上台后一直在打着“台湾牌”来争取民进党当局的支持,但是台湾的钢铁和铝不应该被免除关税吗?你觉得这个“盟友”怎么样?一旦台湾海峡局势发生变化,你认为美国有多大可能进行干预?

    赵建民:美国是否介入台湾海峡动乱是一个假设性的问题。回答起来不容易。当然,美国对台湾海峡的事务“高度关注”。对台湾海峡的任何推动都将影响美国的全球利益。海峡两岸也是美国最重要的利益之一。如果海峡两岸出现非和平局势,很难说美国会干预多久。我认为,美国人现在还不清楚,而且还取决于这种可能情况的性质、范围和强度,以及当时的国际环境和中国大陆的国家实力。

    “和平统一”的选择存在

    环球时报:民主进步党(DPP)在“九合一”选举中被击败。你认为蔡英会在他的任期内调整两岸政策吗?

    赵建民:“九一选举”是民进党的一次重大失败。我认为有两种象征意义。第一,人民对执政党的发展路线不满意。执政党显然不注重经济发展。人民在选举中传达的信息是“你错了,请做好经济工作”。第二,两岸关系,民意调查显示,绝大多数台湾人希望当局恢复两岸谈判,选举结果等于告诉当局,“你们必须搞好两岸关系”,两岸关系不好,台湾经济不能好。蔡英文还有一年半的任期。我认为执政党必须听取选民的意见,但是他是否能改变立场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《环球时报》:您如何看待关于2020年统一时间表的讨论?

    赵建民的“2020”声明,我相信一定是在互联网上流传的,不太严重。我认为“和平统一”的可能性当然存在。在这个阶段,谈论“梧桐”越来越不现实。1979年以前,双方发生过武装冲突,但那时他们没有沟通。现在,双方每年的贸易额是2000亿美元。人们每年至少交流7800万次,很快就会超过几千万人。这使得台湾海峡两岸的情况与1979年以前完全不同,冲突模式也不尽相同。因此,我认为双方发生战争的可能性越来越小。返回搜狐查看更负责任的编辑: